一只白夜

随缘爬墙的咸鱼_(:3」∠❀)_
以及大部分cp都能吃无差
注意避雷

【油炸法棍】centuiries(3)

努力把坑填完然后专心摸鱼

感情戏真的不会写,只能ooc着来了,实在没有什么文笔,只想写的欢乐一点【
大概还有一章左右吧【躺】

这cp真的冷的吓人_(:з」∠)_

  
  
  亚诺倚在放着镜子的梳妆台上。
  有镜子又僻静无人的地方眼下能找到的只有这一处。
  凡尔赛大宅。
  他划开袖剑,光亮的剑身映着淡金色的眼眸。
  直到镜子里重新出现了金色的人影,亚诺才将它收回。
  
  “回来了?”亚诺问道。
  金色的人影明显顿住了,亚诺这注意到他手里端着的杯子。
  “看了挺长时间吧,”把袖剑收回,转而面对着镜子,“该怎么称呼你,偷窥狂?”
  镜子里的人明显被这句出其不意的话呛到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亚诺看着似乎要咳断气(并不)的人,出于好意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而雅各布根本没办法回答,只能摆摆手——他感觉眼泪都要咳出来了。
  
  “雅各布•弗莱。”等到呼吸一平复,他就迫不及待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么,弗莱阁下,”亚诺用手指叩了叩台面,“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不该出现的东西?”
  
  “啊?”雅各布先是一脸懵逼,而后稍微偏头,错开了视线,表情有点尴尬。
  
  “比如,这个,”亚诺像是没注意到雅各布的不自然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修好的怀表,“见过它吗?”
  
  雅各布诚实的点头。
  “它在哪?”
  
  “应该在火车上吧......,”他挠了挠下巴,“不,说不定伊薇把它拿走了,呃,或者,我送给了某个黑鸦帮的小弟?”
  
  “......”
  “虽然很突兀,还是要麻烦阁下帮我找到它。”
  雅各布点头。
  
  “它是连接两个世界的媒介,我们现在能够交流与它脱不开关系。”
  雅各布点头。
  
  “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恐怕和圣器有关。”
  雅各布点头。和他姐姐说的差不多。
  
  “所以,你毁掉它我们就可以恢复正常,互不干扰。”
  雅各布点头。
  
  
  ......唉!不对,等等。
  
  “为什么?!”
  
  “虽然你好像乐在其中,但是这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弗莱阁下!”最后几个字亚诺故意咬的很重。
  
  “不,我没想过......”
  
  “我知道你不是有意,”亚诺打断他的话,“这是不正常的联接,必须关闭裂缝,不然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well......”
  
  亚诺忽略心里莫名的失落感,刚想说那就这样吧,却被雅各布突如其来的一连串发言惊到。
  
  “我拒绝。”
  
  “我观察你很久,但是你同样也在观察我,所以我们扯平了,两不相欠。”雅各布摊开手耸耸肩。
  
  “你不是想找怀表吗?”
  
  “好啊,正巧我也不知道它在哪。”
  
  亚诺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雅各布接下来的话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你自己来找!”
  
  
  随着雅各布话音落下,亚诺耳边响起了清晰的‘咔嚓’声,就好像是镜片碎裂后散落在地上发出的清脆。
  眼前的镜子完好无损,但镜中的影像飞快的褪去了金色,变成了最纯粹最直观的色彩。
  最后一层隔膜也于此消失,对视的两人就好像身处同一个世界,沐浴同一种阳光,那种距离触手可及。
  
  
  
  『现在!』
  
  
  亚诺伸手触碰到原本存在的镜面,手指存在的地方泛起了一圈圈涟漪,一直扩散到镜子的边缘。
  
  
  “......”
  “所以入口只能打开这么大了?”亚诺看着勉强能通过一个人的镜子瘫着一张脸陷入沉默。
  
  『应该是的,我没想到它是以镜子的大小来定的。』
  
  裂缝被打通,雅各布也听到了主教的声音,似乎有点幸灾乐祸的成分。
  
  “早知道应该找个大点的镜子。”
  
  这样说着亚诺把手臂伸过去,波纹扩大,紧接着是肩膀,头,身体。
  这一定是最麻烦的一次穿越,各种意义上的。
  
  就在亚诺试着从镜子里钻过来的时候,雅各布开起了小差。
  拍拍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仿佛是在做梦,他没想到亚诺能这样真实的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感谢上帝!
  他以后一定不会偷偷在姐姐的衣服上画涂鸦!
  
  “......那个,”亚诺的声音成功拉回了雅各布不知道发散到哪里去的脑洞,隐隐传来的衣料崩裂声让他不得不妥协。
  
  “麻烦搭把手,我的衣服好像钩住了......”
  
  
  雅各布迫不及待的扑,啊不,走过去抓住对方的胳膊,内心激动完全无视了脚下的不明物体,顺理成章的带着懵逼的亚诺完成了一个空中三百六度翻转。
  
  pia!
  两个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真是......好丢人啊。
  亚诺忍不住掩面。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