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夜

随缘爬墙的咸鱼_(:3」∠❀)_
以及大部分cp都能吃无差
注意避雷

【油炸法棍】centuiries(2)

修改了一些小bug

然后发现一个毁灭性的bug。。。

先发更新

  1
  
  
  亚诺最近感觉到有人偷窥他,虽然这样说有点自恋,就像有背后灵一样,尤其是在他洗澡和换衣服的时候,那种被人审视的感觉愈发强烈。
  如果是一两次倒也没什么,他可以安慰自己太敏感了,但很显然不是。
  他一开始以为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虽然他是无神论者。
  随着时间推移,亚诺淡定不下去了,那种道不明的视线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生活!
  
  比如上次的刺杀任务。
  
  亚诺像以前一样,轻车熟路地清掉狙击手,从窗户潜入,找到任务目标,他的袖剑已经搭上了对方的脖子。
  
  本来应该这样顺利的结束。
  
  直到那股‘恶意’的视线毫无征兆地出现了。
  
  亚诺僵了一下,明显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竖起的寒毛。
  
  然后手一抖袖剑刺偏了。
  
  松开手的时候目标没死透,好巧不巧地打碎了桌子上的花瓶,喉咙溅着血倒在地上抽搐。
  
  顿时警钟大作。
  
  Fuck!
  
  他上次干这么不人道的刺杀已经是手刃杰曼的时候了。
  不过在这里的不是什么新手,亚诺冷静地开鹰眼确定了逃跑路线,顺手给目标又补了一刀,他注意到在几个冲过来的红色影子里,似乎混杂着一个金色的影子。
  来不及细想,亚诺从窗户翻了出去,带着守卫绕了几条路顺利脱身,有惊无险的回到了咖啡店,他似乎听见有人“啧”了一声......
  
  幻觉吗?
  
  亚诺觉得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完。
  
  他开着鹰眼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
  
  然而除了头疼和发涨的双眼以外一无所获。
  
  
  
  2
  
  
  
  亚诺有很多秘密。
  
  比如,他曾经不属于这里。
  但不可否认,现在的他,就是亚诺。
  
  他找到了圣者杰曼的遗体,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万万没想到自己已经深陷其中。
  他无法忘记经历的一切,无法忘记艾丽丝,那些场景在他的脑海中重播,一遍又一遍,彻夜不休。
  最后他留在Animus之中。
  
  『你疯了!』主教不可置信。
  
  “对,我疯了。”
  

  他分不清哪个才是他,而他现在是否正在梦。
  
  所以他现在生活在巴黎。
  而理所当然的,他成了Helix裂缝任务的主要承担者。
  
  
  『所以你怀疑有人......监视你?』主教换了一个文雅的用词,看着咸鱼一样挺在床上的亚诺。
  
  “啊。”亚诺•心好累•咸鱼表示不想说话,他无法主动联系主教,每次都要等到有新的任务才能进行短暂交流。
  『这很奇怪,』耳朵里传来键盘的敲击声音,隔了一会,主教才回答,『你的身边有一个不稳定的小型裂缝。』
  
  “哦?然后?”
  
  『可以进行有限的链接,但有意思的是这个裂缝一直在扩大。』
  
  『至于形成原因需要给我点时间。』
  
  “我不想知道原因,”亚诺有气无力的把自己从被子和枕头里拔出来,“告诉我解决方法,不然你要失去你亲爱的员工了。”
  
  『我很抱歉,没什么办法,因为这不是人为的裂缝。』亚诺似乎从主教的话里听出了幸灾乐祸的成分。
  
  『两个世界之所以有联系,是因为它们存在相互链接的东西。』
  
  『裂缝还会扩大,等到它可以让你通过时,你就过去。』
  
  『把它找出来。』
  
  
  3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在被监(tou)视(kui)的第八个星期,亚诺已经对这位不速之客免疫了。
  
  不然他就等着哪天心态爆炸,过劳猝死吧。
  
  亚诺渐渐掌握了一些规律,比如那位的时间和他是同步的,因为他感受到的视线总是在白天。再比如,裂缝是通过镜子,玻璃,以及水面这种介质来传导。随着裂缝的扩大,他已经能用鹰眼窥到端倪。
  
  那天的金色影子不是错觉,确实是另一个世界让他想丢到河里喂鱼的人。
  
  一开始只是模糊的人影,到后来能看见的越来越多而且清晰起来,比如对方身处的移动的火车,以及吃的正欢......
  
  
  亚诺努力压下嘴角的抽搐,他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调整好心态,亚诺搭上了去凡尔赛的马车。
  凉风习习,但是又不会像冬天那样刺人,这样的天气能让他冷静下来——至少能让他忽略这明显狠狠地咬着蜜饯的喀嗤声。
  
  “早上好,艾丽丝。”亚诺微笑着将花放在墓前,想象那个红发的人也在回以笑容。
  他早已过了轻率莽撞的年纪,已经学会了掩饰自己,他不想让那个人看见他狼狈的样子。
  “......最近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倒是我教的东西莱昂学的很快,或许他天生适合当刺客吧。”
  
  除了我的生活中又多了一位不速之客。
  
  “昨天又看见上次抓老鼠掉进河里的那只猫,他的眼睛颜色不一样,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他很吵,总是发出一些噪音,虽然现在好像停下了。
  
  “隔壁的太太居然看上了那个偷他钱包的窃贼,要知道他们的年纪差了十几岁,而她希望我帮她抓住那个情人。”
  
  但是很久没有人能陪我这么长时间了,没有人能看着我了。
  
  亚诺抚摸着墓碑,寒冷的触感透过皮质的手套,透进血管里的血液一直流到跳动的心脏。
  有种道不明的情绪在胸口翻涌,发酵壮大,亚诺闭上眼睛,几乎用上了全部的自制力才没有让它失去控制。



其实早就想吐槽满街窃贼偷钱包了。。。而且只偷女士的。。
Oh, thief! please!Catch him!【x】
既然这样你们在一起吧【滑稽】

————————————
我知道我写的很糟糕。。努力想把他变成一个完整的脑洞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出那个bug。。。
我一开始设定是,继承了亚诺全部感情和记忆的新人成为了一个有现代知识的亚诺【好像逻辑有问题?】,所以才会有主教有裂缝(这个源于官方小说中一个同步了亚诺记忆但是最后把自己当成亚诺并且深爱艾丽丝的圣殿。。)
其实最初是想让裂缝合理化,好把亚诺弄到雅各布的时代_(:з」∠)_
然后现在出问题了,意识是一种精神。。和现实不在一个世界,而雅各布我是现实世界设定。。。
所以亚诺要打破次元壁的节奏【x】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