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夜

随缘爬墙的咸鱼_(:3」∠❀)_
以及大部分cp都能吃无差
注意避雷

【油炸法棍】centuiries(1.5)

修改一些小bug_(:з」∠)_
短小而没有文笔的更新

呃。。。。还是没啰嗦到亚诺视角

雨果他哥哥叫什么我想不起来了。。。

牌什么的我不太懂,就当我瞎扯,去香港的时候我还未成年赌场不让进。

有种把法棍写攻了的错觉눈_눈

  
  
  3
  
  
  亚诺没有立即回到巴黎,而是逗留在凡尔赛。
  凡尔赛本来就是一座小城,亚诺在街上晃悠一会倒是让雅各布把路记了个大概。
  
  
  看着桌前围坐的三人,雅各布现在的心情很微妙,原本唏嘘伤感的情绪硬是哽着一口气出不来。
  雨果已经输的只剩下内裤了,他哥哥也好不到哪去,宽胖的身体冻的瑟瑟发抖,身上的肉一颤一颤的看起来十分喜感。
  
  亚诺最后跑到铁匠铺找到雨果兄弟,名义上是叙旧,结果叙着叙着三人就玩起了牌——带赌注的那种。
  玩牌也就算了,兄弟俩玩小手段串通作弊,刚开始雅各布还替亚诺捏了一把汗,但后来发现完全没必要......
  
  用鹰眼看牌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要不下次去赌场实践一下?雅各布摸着下巴思考。
  
  就在兄弟俩即将到达掀桌子的临界点时,亚诺适可而止地结束了这次‘愉快’的交流。
  将赢来的赌注还给雨果,亚诺离开了铁匠铺。
  
  面前装着零食的碟子已经空了,雅各布觉得有些口渴。再端着水杯回来时,亚诺正倚着桌子把玩袖剑,似乎在等谁。
  
  是一间没人居住的房子,只有墙上挂着的一位红发女子画像还算新。
  雅各布突如其来的一阵心悸,将杯子送到嘴边准备喝口水压压惊。
  
  
  “回来了?”
  
  他忽然听见亚诺这样说。
  
  “看了挺长时间吧,”亚诺停下手中的动作,袖剑收回发出‘咔哒’的轻响。
  
  “该怎么称呼你,偷窥狂?”
  
  亚诺抬起头,就像与他面对面。
  
  雅各布看见了他眼底的金芒。
  
  是鹰眼。
  
  
  


  
  然后他差点被水呛死。

评论(15)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