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夜

随缘爬墙的咸鱼_(:3」∠❀)_
以及大部分cp都能吃无差
注意避雷

【油炸法棍】centuiries(1)

修改了一些bug。

时间线设定在亚诺过完列王陵重新回到兄弟会成为刺客大师,雅各布过完主线剧情之后。

开膛手听说很虐我还没玩。

qwq感觉自己要啰嗦成三章了。。。

有点油炸玫瑰倾向【?】,还有阿三和姐姐。。

下一章应该会转变成亚诺视角

小学生文笔,写的特别流水账。。。尽量不ooc可是觉得还是ooc了。





  1
  
  
  雅各布第一次见到亚诺是在一面镜子里。
  
  没错,他姐姐的梳妆镜。
  
  他本以为他在做梦的,毕竟从镜子里看见上个世纪的巴黎街景这种事情怎么都会在梦里出现吧!
  所以他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除了换来自己“嗷”的一声惨叫之外,镜子里映出来东西依旧不是他。
  好吧,雅各布悻悻地想,这梦做的挺像那么回事的。
  
  鸟瞰过巴黎圣母院,穿过被围的水泄不通的断头台,镜子里的视角不断变化,雅各布不知不觉被它吸引,很有意思不是吗,毕竟那时候还没有被称为电影的东西。
  就算是还在做梦那也是不错的体验。
  镜子的画面转过暴动的街角,最终定格在一家热闹的咖啡店门口。
  雅各布用自己不存在的节操打赌,走进咖啡店的蓝衣人一定也是个刺客,他看到他的袖剑了。
  
  哦,骚包的法国佬。
  雅各布忍不住腹诽。这刺客服真华丽。又不是赴宴。
  蓝衣刺客点了一杯咖啡,倚在柜台上看歌剧。雅各布最反感这种文艺的东西,毕竟他一点也看不下去,而视角好像跟法国刺客绑定了,他只能看着刺客梳着辫子的后脑勺发呆。
  就在雅各布即将和周公见面的时候,法国刺客终于舍得挪动他的脚步。
  刺客顺着楼梯走上二楼,这次的视角越过对方快速推进,最终定格在一个二层的房间。
  似乎是卡在墙上的某个地方,雅各布推测。
  雅各布打量着室内。
  房间的主人应该跟他姐姐很合得来......看着占了室内相当一部分面积的书柜,他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恐怕也是像他姐姐那样喜欢引经据典的一个......
  
  然而下一刻雅各布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因为他看见刚刚那个法国刺客正推开门走进来。
  
  
  法国刺客嫌弃掀了掀外套的下摆,他这才注意到对方衣摆上沾着一些暗红的血迹,因为衣服颜色比较深,位置又靠下才没有被被人看出来。
  雅各布看着对方脱掉了外套,然后叫外面扫地的佣人送来了热水。
  
  呃,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
  
  
  
  伦敦的黑鸦帮老大,年轻有为的刺客大师,伊薇•弗莱的弟弟雅各布•弗莱,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偷窥别人洗澡。
  而且偷窥的还不是美貌的女性。
  哦,不,这不算偷窥,雅各布在心里辩解着,我不是有意看的,都是这面该死的镜子自己放给我看的。
  其实只要移开视线不看镜子就好了,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雅各布最终没有将视线移开。
  罗斯的事情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弯了。
  
  身高没我高。
  身材没我好。
  
  
  更重要的是【哔——】没我大。
  
  
  所以我们的多里安导师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一个后辈看光了......真是可喜可贺。
  
  
  雅各布记不清最后是怎么结束了这个离奇的事件,他只记得火车管家来找他,说有寄给他的信,等他应和完再回头看向镜子的时候,影像已经消失了。
  
  重新履行了责任的镜子显得很无辜。
  
  雅各布沉默地站了一会儿,认真的思考白日做梦的可能性,脑子里还残留着刚才的影像。
  他心不在焉的打开信,才发现是远在印度旅(yue)行(hui)的姐姐寄来的,一目十行的雅各布脸上也渐渐从一开始的冷漠.jpg,变成了目瞪口呆.jpg。
  然后一脸见鬼了的表情看向镜子。
  
  他的姐姐从镜子里看见了爱德华•肯威!甚至连亨利也看见了!如果是以前,雅各布肯定要立即回一封电报狠狠地嘲笑她,不过现在他无暇顾及......
  
  
  哦,上帝啊,他现在信教还来得及吗!
  
  
  
  2
  
  
  雅各布一开始还不习惯镜子的三天一抽风,经常被吓一跳,但是等他掌握了规律之后,现在已经能习以为常地揣着各种蜜饯巧克力拖着椅子坐在镜子前看戏。
  
  人总是要进步的,雅各布懒洋洋地想。
  
  虽然视角一直都围绕着法国刺客,但这不妨碍他把这当做一种消遣。
  他现在知道了刺客的名字——从那个法国未来皇帝的嘴里。

        亚诺•维克托•多里安。
  
  雅各布在收到了第一封信之后,与姐姐用电报进行了彻夜长谈,伊薇推测是他们三人近距离接触了圣裹布而受到了圣器的影响,不过还没有证据。
  动脑子的事情雅各布是一直懒得做的,所以他才会坐在这里这么悠哉。
  ——反正不影响什么嘛。
  
  
  雅各布看着亚诺又掏出了那个他十分眼熟的怀表,他确定他见过这个古董,但一时想不起来。
  
  亚诺有很多秘密。
  比如他经常和一个叫做“主教”的人说话,对着空气,让雅各布一度以为这个刺客脑子有毛病。
  比如他时不时跳进一个凭空出现的黑洞,街上的人在黑洞出现期间就像时间静止,然后镜子就会黑屏,再糟糕一点还会泛起白花发出滋滋声,雅各布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一开始雅各布还会惊掉下巴,但现在他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
  
  看起来这次不是什么刺杀任务——亚诺带了一束玫瑰,然后坐上了去凡尔赛的马车。
  雅各布不禁猜想是不是要跟女朋友约会,异地恋的那种。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雅各布闷闷地把瓜子丢到一边。
  
  马车很快到了凡尔赛,亚诺向车夫付了钱之后,带着玫瑰走向教堂。
  难不成约会对象是修女?雅各布挑眉。
  但亚诺并没有走进教堂,而是绕开了前来祷告的人,来到方形教堂后面的墓地。
  
  时间还早,墓地里暂时什么人。
  
  雅各布意识到了什么。
  
  “早上好,艾丽丝。”雅各布看着亚诺面带微笑的地把玫瑰放在放在右边第一个墓前。
  他莫名觉得这个笑容很刺眼。
  不应该是这样的。
  “......最近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倒是我教的东西莱昂学的很快,或许他天生适合当刺客吧。”
  雅各布知道莱昂,法兰西德的那个小鬼。
  他好像明白了亚诺为什么如此珍视身边的人。
  亚诺在艾丽丝的墓前絮叨了很久,无非是哪天在路上遇见一个走丢的猫啊,隔壁的太太又看上了哪个意中人。
  “艾丽丝我又被人说媒了。”
  雅各布心里一紧。
  “我拒绝了。”
  雅各布松了口气。
  从那束玫瑰里抽出两枝,亚诺把它们分别放在了剩下的两座墓前。
  “便宜你了,老头子,你和父亲一起应该挺开心的吧。”亚诺用手抚摸着墓碑带着棱角的边缘,顿了许久,久到让雅各布以为没有下文。
  
  “我还是挺想你的,比雷克。”
  
  亚诺低着头,雅各布看不清他的面容,他非常想伸出手去拍拍他的肩膀,甚至拥抱他。
  
  但是,这不可能。

  这一刻雅各布无比清醒的意识到,他们,不属于同一个时代。
  

评论(29)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