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白夜

随缘爬墙的咸鱼_(:3」∠❀)_
以及大部分cp都能吃无差
注意避雷

【油炸法棍】centuiries(4)

终于想起填上这个大坑。。。小学生文笔
其实大体早就写完了,然而感情戏不会写,一直删改,我自己都没谈过恋爱╮(╯_╰)╭反正也没人看

时间快进大法好【x】


1

  当伊薇暂时结束了印度的旅行,和亨利返回伦敦时,自然而然的发现火车藏身处多了一个人。
  一个法国刺客。
  
  “哦,雅各布,你什么时候和法国兄弟会有联系了?”
  “我亲爱的姐姐怎么舍得从印度回来了?”雅各布哼哼两句,看了一眼亨利,“不准备继续度蜜月了?”
  “得了吧,雅各布,我是因为圣器回来的,我太了解你了,不事到临头你才懒得动脑子。”
  “那么伊薇,你用你聪明的大脑研究出了些什么?”
  “当然,比如......”伊薇的话被打断了。
  “比如我们看见的都是真实的,比如对面的人也能发现我们的存在,比如我们通过可以反射光线的物体来观察对方?”
  “父亲知道一定会高兴的!”伊薇表示不可置信,“我亲爱的弟弟开始动脑子了!”
  “又是父亲?到现在你还心心念念那个早就见了上帝的人?”你就不能夸夸我?
  
  
  
  
  亨利收拾着从印度带回来的行李,在亚诺看向他的时候甚至还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似乎对两人的争吵习以为常。
  
  “很抱歉打断你们,弗莱......女士,”眼看两人互不相让,亚诺上前两步,路过雅各布时顺便踩了一脚,在伊薇的手背留下一吻,“初次见面,亚诺•多里安,来自大革命时期的法国。”
  果不其然,亚诺收获了雅各布的咋舌和伊薇当机的表情。
  
  经过了短暂的停顿,她很快恢复了正常。
  “真是不可思议!”
  伊薇围着面带微笑的亚诺转了个圈,又转向眼睛一直粘在亚诺身上的弟弟。
  “所以雅各布看见的是你?”
  亚诺点头。
  
  伊薇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几次,沉吟片刻,恍然大悟般的击掌。
  于是她理所当然的拍了拍雅各布的肩,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千言万语涌到嘴边汇成一句话。
  
  
  “不容易啊,雅各布!”
  
  
  雅各布:......皮????
  
  
  亚诺心情复杂。
  
  伊薇给了他一个辛苦了的眼神(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他就是看出来了),牵着亨利的手回到自己的车厢,仿佛了结了一件人生大事。
  
  雅各布拿胳膊肘戳戳亚诺,“伊薇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啊?”
  亚诺白了他一眼,“你姐姐看出来了。”
  “哈?”雅各布懵逼,“什么?”
  “咱俩的关系。”
  “可是我什么也没说啊!”
  “大概是......女人的直觉?”亚诺扶额。
  
  
  我怎么就看上你了呢......亚诺小声嘀咕。
  
  “什么?”
  “不,没什么。”
  
  
  镜子的事情在几天后伊薇也能与爱德华对话后暂时告一段落。
  爱德华表示他不能离开他可爱迷人的寒鸦号。
  姐弟俩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对圣器的研究。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一个月过去,伊薇又和亨利离开了伦敦。
  
  
  自从第一次不愉快的穿越旅行之后,亚诺特地定做了一个一人高的镜子摆在房间里,为搬行李这件事方便了不少。
  
  雅各布从镜子里拖出一个半人高的箱子,掂掂重量还挺沉。
  
  “这是什么?”他把箱子靠在墙角。
  “衣服啊。”亚诺又把另一个箱子通过镜子塞过来。
  “那这个呢?”
  “也是衣服。”
  
  在亚诺塞过来第五箱衣服的时候,雅各布终于忍不住吐槽,“你到底有多少衣服!”
  “大概......还有三个这么大的箱子?”亚诺无辜的眨了眨眼。
  认命的接过下一个箱子。
  小姑娘的衣服都没你多,雅各布腹诽。
  
  “以后穿来穿去很麻烦啊。”
  “哦。”
  雅各布顿了一会才反应过来。
  
  “你不走了?!”
  
  “我还没有找到怀表。”亚诺头也没抬的回答。
  “那你的意思是找到就会离开?”
  
  “我不会找到它的。”
  
  雅各布愣了一下,嘴角带上了笑意,连动作也轻快起来,“是的,我不会让你找到的。”

评论(2)

热度(32)